他是一路文理兼备的学霸,是 校园创业者、是父母眼中 别人家的孩子。

叶滨70后,大学生创业者、连环创客、面瘫型人物,清华电工男,有一颗狂热执着于音乐的心,创立了威速科技(V2Technology)、海报时尚网、小叶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他是中国网络视频会议市场的领导者、互动媒体搭建者、中国智能钢琴领航者。

叶滨从中学开始学习英语,当时教他的海归教师吸纳了美式教学的特点,注重实践性、操作性,寓教于乐。学生们将英语当作一门语言,而不是一门学科去学,全班的英语水平远高于同年级平均值,80%的学生在高二时即通过英语四级,叶滨在初中便拿下安徽省英语比赛第一名,中考和高考双双满分,也常被老外当成Native English Speaker。
1992年叶滨以优异的成绩顺利考入清华大学电子系,开始了本、硕七年的校园生活。虽说理工不文艺,但在前有高晓松、后有师弟李健和缪杰文艺范围宽松的电子系,叶滨也逐渐沾染了些文艺气质,为后来多领域创业奠下基石。
2005年在第一家公司小获成就后,他转身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完成对赶集网的投资。 在随后的日子里“创客”、“投资人”开始在叶斌的身上轮流呈现。
2007年第二次创业——建立海报时尚网,并于2011年初由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互动媒体集团正式并购。
1999年,他成为国内第一波“学生创业”浪潮中的一员,还在读研究生二年级的叶滨,和马化腾有过如何运作即时通讯软件及其盈利模式的头脑风暴,之后他去做威速科技(V2Technology),并获多家风险投资公司的投资,后发展成中国网络视频会议市场的领导者。
2010年加入清科集团,任清科创投董事总经理,参与投资胡莱游戏等企业。
在这短时间里,叶滨赢得“创业之星”、清华企业家协会(TEEC)会员、AAMA摇篮计划成员的三重头衔。
叶滨的第三次创业,缘于自己和儿子的一段学琴经历。叶滨曾感叹:“儿子四五岁的时候,开始学习钢琴,这是学校的必修课。我儿子不喜欢弹钢琴,对于小孩子来说,确实太枯燥了,每天反复弹一些简单的曲目,可能一两年学下来,都未必能弹一首像样的曲子。我看着他跟着书去练,我也试图跟着课程往前走,但是发现弹曲子真的很费劲,你也不识谱,也没有人指导,虽然很向往这个乐器,但是这个过程无比辛苦。”在英文中,弹钢琴的说法是play piano,既然用了play,弹钢琴就应该能让人享受这个过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学钢琴变得容易些,不再这么枯燥。
考虑到在线教育,叶滨尝试将在线教育的一些创新技术与钢琴教育相结合,比如,引入个性化学习、游戏化学习、社会化学习,也许能让钢琴这种小众人群玩的奢侈乐器也能走进普通人的生活。叶滨开始了长达两年的行业调研。直到2013年,叶滨正式创办了小叶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启动智能钢琴项目。
项目启动了,找投资对于有过风投经历的叶滨应该不是难事。但是对于投资者来说,项目的优劣、发展前景的好坏、资金回报这些要比创业者的经历、人情重要的多,即使是有过投资经历的叶滨这次遇到了阻力。叶滨没有找原来的老东家清科,只得去“创新工场”——李开复那碰碰运气。
开复一开始对这个项目不太认可,在李开复看来,钢琴是一个狭窄的领域,一年只有几十万台出货量,市场容量有限,而且比较小众。但是,出于对叶滨的信任,李开复还是投了钱。他对叶滨说:“我很喜欢你这个人,你要做其他的项目,我可以给你更多的钱。”在获得李开复投资后,为扩张业务,叶滨又低调的进行了B轮融资——红杉资本千万美金。
有过投资经历,叶滨更加珍惜融资得来的钱。为了节省成本,叶滨先找了一处民宅作为办公地点,他们最初的产品就是在那里打磨出来的。一开始跟他一同创业的只有四个人,做了几个月后,其中的一个技术提出离开,这让叶滨多少有点抓狂,因为人很少的时候,有人离开很打击团队的士气。在很长的一段日子里,叶滨的团队都不足10人,直到2014年产品上线,人员才开始迅速扩充。
2014年,经过一年的产品研发The ONE智能钢琴终于上线了。与此同时,叶滨团队也因此拿下2015 TechNode年度硬件创业公司大奖。 2015年,叶滨为了降低买琴、学琴成本,在智能钢琴的基础上推出The ONE智能钢琴便携版Light,同时,针对儿童的The ONE智能钢琴教室也正式发布。 2016年打入原声钢琴市场,推出支持蓝牙连接的智能古典钢琴“The ONE钢琴+”。
为了让教学方面能够形成专业体系,他拜访了很多专业人士,包括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国音乐学院的教授和讲师。其中,最给力的莫过于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海宏教授。周海宏对项目简单了解后,认为叶滨做的这件事情非常有意义,周海宏认为,中国过去30年的钢琴教育或者说学琴教育,走上了一条非常错误的路,错误的根本在于过于专业化,这带来的最大问题就是让太多的人“学了一门技术,恨了一门艺术”。智能钢琴能够从传统教育中开拓出新的出路。
经过研究,他将产品细分为三大部分:硬件+软件+教学,但每一块都是一个难啃的骨头,仅就硬件来说,要考虑的因素就很多,“钢琴的外观要好看,键盘、手感、音色都很重要”,但是他们团队中没有一个是钢琴科班出身的人,只有一个人只是学过钢琴,其它人基本都是没碰过钢琴的小白。好在The one智能钢琴要瞄准的目标用户正是像自己这样的小白,“也许只有他们这些外行人开发的产品,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叶滨常这样安慰自己。
真正开始做产品,叶滨才发现智能钢琴要比他想象的复杂的多且无前例可寻,一切犹如摸着石头过河。除了产品外、运营渠道、宣传途径都要从长计议。
虽然The one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是叶滨依旧和很多创业者一样细细打磨着自己的公司。脚踏实地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叶滨认为,真正成功的创业不是做产品,而是做人。在公司内部,他常跟员工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做的这个公司才是我们做的最好的产品。”他认为,一个公司就是把正确的人带进来,让他们变成优秀的人,有了这些优秀的人,自然会做出好的产品。”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