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大风

从南京艺术学院服装设计专业毕业后,大风只身来到北京,做起了北漂一族。北京的生活并不像大风期待的那样,“文艺青年”的气质很快和紧凑的 社会现实发生了碰撞,大风辨不清未来,只能在租房、工作、辞职、再工作的循环中停滞不前。

汤小风

与姐姐不同,在无锡学习金融管理的小风毕业后来到南京某家报社的平面编辑室工作,她希望凭借自己的点滴努力去拥抱未来,但现实却给了小风重重一棒。工作带来的收入不能满足小风的日常需求, 甚至连一间舒适的房子也负担不起。她租住在一间低矮的平房中,除了一盏台灯、一张床,剩下的就是每天疲倦的身体。

2002年,生活的挤压已经突破姐 妹俩的心理防线,她们决定辞职创业。

这一年小风拖着自己的行李来到北京,用借来的钱和姐姐创立了第一家工作室——“异星人”平面设计工作室。

创业虽苦但却让俩姐妹有时间调配自己的生活。工作室稳定那一年,汤大风带着自小对三毛的向往,到云南的山水间、街巷里找寻梦境中的影子。一个月后大风带着所见、所闻、所想、所感回到北京。她把一个月来的见闻、记事、民俗、民 风讲给小风,小风兴奋地说:“要不,开个小店吧,就卖民族服饰。”此时互联网电商正如雨后春笋般向外涌现....

2005年姐妹俩用1000元钱在淘宝上注册了一个叫做ttss1979的网店,专门售卖印度和尼泊尔地区的服饰,她们积极从各地寻找货源,为了推陈出新,妹妹提议找真人来做模特展示服装。独特的店面风格很快吸引 了大批买家的关注,很快升级为“钻石店面”。与此同时一批追风商家,嗅到了民族服饰的商机,大批民族服饰开始在淘宝上售卖。

“名字由来

选用“裂帛”这不是姐妹俩的突发奇想,这暗含着他们对过去生活的总结。在裂帛的品牌文化里写着这样的句子:裂帛,简单的字面意义,撕裂丝帛,当然,也一样,可以撕裂常态,撕裂规则,撕裂时空,撕裂那些委屈而难以割舍的情感,撕裂,同样也是开始的痕迹,在一切发生之后;这些,仅 仅是一种可能,从每个看见并喜欢裂帛的人那里,引申并生成并备注的一种可能,人生需要裂帛的勇气。

“小店转型

姐妹俩开始考虑转型,开始卖中国少数民族的二手的手工的服饰,展示现代文明中的手工记忆。2006年,汤小风对大风说,“姐,我们自己做衣 服吧!”原本就是学服装设计专业的大风欣然应允。他们给自己的品牌起名“裂帛”。

回京后,姐妹俩盘下一个店面,从街边找了两个裁缝,然后又从南京将小风从服装厂退休的婆婆接了过来,再配上服装设计毕业的大风,服装团队就这样搭建起来了。他们将市场 上买来的两台缝纫机搬到租来的一套房子里,“裂帛服装厂”便开工了。

“决定的事情就要坚决的执行下去!”姐妹俩带着自己的设计画稿穿梭于云南的大小工厂之中,由于工艺复杂、订单量小 没有厂家肯帮她们代工。一次次的拒绝迫使姐妹俩决定回到北京自己做!

工厂初期满足了姐妹俩对衣服生产速度、产品品质的要求。独特的设计风格和优质的服装品质使得店铺人气的激增、订单量持续增长。随着订单的日益增加,工厂的产量已不能满足订单量的供给,各种弊病开始显现。姐妹俩不得不寻找外包工厂来满足需求。在与 外包工厂的合作过程中,姐妹俩逐渐摸索出来一条适合自己的供应商合作模式。

课程简介

裂帛的理念是“人人皆产品”,大风认为产品是企业发展的核心。她要求每个员工都对产品有充分的 认识,并将此应用于实践工作之中。如此,企业的工作的效率、产品的内容也就变成一泉活水。

观看下一部视频

产品的极致追求高于一切(上)

裂帛产品展示

裂帛的产品和人员管理在如今流行以KPI考核员工的创业公司里是很难想象的。没有打卡制度、没有硬性工作指标、每个员工每年有2000多的旅游基金、建有咖啡馆、足球场的办公室。按照汤氏姐妹的逻辑是这样的:规则都是给那些没有责任心的人定的。他们相信责任心会让每个员工对自己树立起 工作的要求。如果一个人缺乏责任心,仅仅因为公司管理宽松而消极怠工,这个人必将被团队淘汰。

相对宽松的工作节奏和员工管理方式虽然让公司的人力成本稍大于其他创业公司,但同时也给了裂帛巨大的发展潜力。高配的员工福利使得大批优秀人才涌进,为了不被企业淘汰,员工也更加尽职尽责。如此搭建起来的团队,其创造力、创新能力、工作效 率都是无限放大的。2013年裂帛团队就从2人发展到了1000人,实现年销售额近6个亿的品牌传奇。

现在姐妹俩已荣升宝妈并希望未来的裂帛能够成为一家上市、百年企业、一家在国际上说的上话的 设计品牌。

她们在微博的晒娃照中写道:“月亮版张飞?无锡福娃?以后跟娘亲混时尚圈的,这么胖肿 么办?”

0条评论